鸿运国际

                                                      鸿运国际

                                                      来源:鸿运国际
                                                      发稿时间:2020-05-28 20:49:52

                                                      国家安全立法属于国家立法权力,英国如此,中国同样如此。中国中央政府通过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部分立法权,并不改变国家安全立法属于中央事权的属性,也并不因此丧失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应有的责任和权力。香港回归23年来,基本法第23条立法一直没有完成,而且被严重污名化、妖魔化,导致香港特区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实际处于“不设防”状态。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势且无法自行完成维护国安立法的情况下,全国人大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依照宪法和基本法有关规定,以立法方式堵塞住香港国家安全的风险漏洞,是权力和责任所在,理所当然,天经地义。

                                                      四川等省份的全国人大代表稍晚返程。四川在线报道称,5月29日上午,出席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四川代表团代表圆满完成大会各项议程后,乘坐飞机从北京返回成都。

                                                      第五,中国全国人大决定有利于维护香港特区高度自治和香港居民的权利自由。

                                                      第三,维护国家安全是世界各国中央事权。

                                                      香港回归以来,“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得到切实贯彻,香港居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权利自由。但任何权利自由都不是绝对的,必须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行使。《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明确规定,任何人行使基本权利和自由,不得危害有关国家的国家安全。全国人大决定将保障香港居民更好地享有和行使合法权利和自由,使香港变得更安全、更美好、更繁荣。

                                                      不干涉内政是现代国际法基本原则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世界各国都应遵守。自1997年7月1日起,香港回归中国,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纯属中国内政,任何外国无权干预。我要特别指出的是,《中英联合声明》终极目标和核心内容是确定中国收回香港。《联合声明》没有任何一个字、任何一个条款赋予英国在香港回归后对香港承担任何责任。任何国家都不能借口《中英联合声明》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

                                                      巴切莱特在声明中说,美国当局必须认真采取行动,建立预防制度,杜绝此类杀害,并且确保在相关调查中正义得到伸张,最重要的是过度使用武力的警务人员都应受到起诉和定罪,因为在过去太多类似案件中,警察的行为要么被不合理地赋予某种正当性,要么只是受到些许行政性的惩罚。

                                                      中国驻美大使馆: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 不容外来干涉中国驻美国大使馆声明: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香港事务是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来干涉。对于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错误行径,我们将采取必要措施予以反制。5月28日下午,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在京闭幕。公开信息显示,湖北、辽宁、浙江、江西、江苏、上海、天津、河南、福建、黑龙江等省份的全国人大代表于当晚离京返程。

                                                      第四,维护国家安全是“一国两制”的核心要义和生存基础。

                                                      5月28日,中国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英国外交大臣拉布、澳大利亚外长佩恩、加拿大外长商鹏飞发表所谓“联合声明”,对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立法说三道四,干涉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我愿重申以下几点: